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界速递 >

追梦者充实而荣耀——读孔祥敬
来源:中国诗歌网 时间:2017-11-29 10:29:58  作者:谢 冕

读孔祥敬,不由得让人生起敬意。大题材,大场面,大胸襟,大怀抱,上下古今,纵情环宇,大起大落。尽管他也写短小的诗,但他擅长的还是这类时下被称为的“宏大叙事”的诗——这里,我谨慎而又郑重地用了这个被悄然赋予了质疑成分的用语,而我在这里,是正面使用的。我本人在很长的时间里,是被目为“新潮”的代表的,其实,我骨子里很“守旧”,我并不无理由地排斥旧物,我喜新,但不厌旧。我“厌”的是那些空洞无物而又居高临下的夸夸其谈者,即使在“假大空”盛行的年代,我也不排斥郭小川、贺敬之那些大气磅礴的政治抒情,当然,我也不会认同他们那些过时的观念和技法。说到底,我崇尚真情,唾弃虚夸。


回过来谈孔祥敬,他近来的一些大诗读了很让人气清神旺且内心充实。关于中国的大题材不必说了,我注意到他笔下的中国形象,首先出场的是它的儒雅:左手紧握长卷,散发着四书五经楚辞汉赋清明上河图的墨香,右手摇着竹扇,激荡着唐诗宋词元曲明清风流的咏唱[ 语见《中国梦之歌》。引自诗集《追梦》,下同。]。他不回避大处着墨,写尽江山锦绣,气势雄伟。至于他处身的中原大地,黄河,郑州,这是他的乡土他的家园,也都是他纵情书写的对象,对此,这个喝黄河水长大的中原汉子,他从不吝惜他笔墨,但见他挽起衣袖,酒过三巡,击节而歌:风流中原,壮美中原,寻梦中原,可谓一而再,再而三,尚不尽兴。黄河也是,一写就是三章,河之凤凰,桥之意象,诗之梦想,一颂不足,再颂之,颂的也总是心中梦想:黄河写下一支歌。郑州也是,郑州之东,我亲爱的新郎,那不仅是新郎,那是我的太阳![ 见孔祥敬的《风流中原》、《寻梦中原》、《壮美中原》、以及《黄河,桥映三章》、《郑州之东,我亲爱的新郎》诸诗。见诗集《追梦》。]


颂歌对于我们,是有些遥远了。但颂歌若是摈弃空泛的真情的表达,是不应该被遗忘的。孔祥敬的写作唤起了我们遥远的记忆,对此,我有一种欣慰。他的创作接续了五十年代开始的颂歌传统,但又饱含着当今时代的新意新质,充沛的现代精神,开放时代的激情的散发与宣泄,使我们读他的诗有“如对故人”的亲切。确切地说这只是“似曾相识”,而不是“旧时燕子”。激情依旧,气象全新。他歌颂的是新时代寻梦、追梦、筑梦、圆梦之人,是那些把梦想变成现实的人。他说,桥梁,是船的梦想,又说,向往,是诗的梦想,梦想是他的新题、新意。诗,漂浮的有些久远了,让诗回到它的现实基座上来吧,让我们看看那些钢筋铁骨是如何地撑起诗的梦想吧!我们深知,讴歌新事新物不仅不是悖谬,而是一种可贵。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面对孔祥敬的诗,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敬意的原因。


读孔祥敬,尽管我们也读到他的儿女情长、温柔缱绻,例如《读你》,例如《注视》和《假如》,此时此际,他笔端个人私密的甜意也许并不比别人少。但他的喜爱和擅长却是我们此刻谈论的大诗。孔祥敬的好处是,大是大了,却是扎实而实在,言之有物而不务空言,神采飞扬而意象沉厚。如他讲近代国难,是鸦片烟灯“熏黑了孤儿寡母的晚清”;写圆明园沦落,是“雨果笔下的悲惨世界”,设想巧妙而又熨贴。与流行的颂歌不同,他在整体的颂扬中嵌入了可贵的反思精神,例如他为中国的灿烂历史而自豪,同时又指出由自豪引出的妄自尊大、闭关锁国、固步自封,“我们的民族仍陶醉在昨夜星辰之中”[ 同前注。]。他的颂歌有着鲜明的批判意识。即使是在讲辉煌的文学典籍,他也时露尖锐的锋芒:“吴敬梓正高举带刺的长鞭,抽打科举制度下扭曲的儒林众生”。


孔祥敬的这些大诗,气宇轩昂,可吟可诵,室内或广场朗诵效果均佳。较之时下的那些口语诗,它的好处不仅是激情飞扬,而且是音韵铿锵,他相当重视诗歌的音乐性和节奏感,在近时的写作潮流中,此种坚持越发显得可贵。过去的政治抒情,意义的宣讲重于艺术的熔铸,孔氏与之有异,他在重视意义的同时也十分重视艺术的沉潜。“卢舍那的微笑”永恒而神秘。黄河水的由清而浑是:“那披在身上的青青布衣,渐渐染成了飘逸的鹅黄。”[ 见《黄河,桥映三章》。]这是对于现实场景的诗化。再如,踏青的脚印“踏出了”青春牧笛,而笛声又沿着小路“奔走”,等等,均可看出他独运的匠心。


诗,寻根究底是个人的,诗的要点是在表现自我,而后通过自我去感化众人。在诗学的范围内,人们一般都认可诗的“无用”论,诗一般并不直接作用于社会,它的影响是间接的、渐进的、缓慢的。孔祥敬也写我们此刻认为的“无用”的诗,但依我观察,他似乎更注重“有用”的诗。《英雄归来兮》写身经百战、解甲归田、现年87岁的李文祥,他冒雨造访老英雄,当面读给他听,引得英雄“连连点头”[ 见《英雄归来兮》的附注。]。他的许多诗章都是为现场朗诵而写,他看重诗的这种“有用”。一个独特的例子是,他居然为“没有诗意”的编制工作写了一首诗:《机构编制之歌》。长空雁阵,大海连天,秦律汉制,栉风沐雨,居然写得满纸烟云,华彩缤纷。


人生最大境界是梦境,诗歌也是。也许梦之外是虚空,但梦之中充实。人生的欠缺或虚妄是靠梦境来填补的。梦里有花,有果,有山水平川,有美丽田园。愈是没有的,便愈是追求;愈是追求,便愈是化艰难困阻为最终的美丽。也许追求的中途有险仄,甚至危难,但一径向前冲破那重重险阻、层层障碍,到达的则是一种圆满。人生可能并不都是美丽,但追求的过程总是美丽。梦是因人而异,因境而异,但追梦怎么说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它可能是弧线甚而曲线,但因为是弧线,是曲线,却比直线更美。


孔祥敬把自己的诗集取名《追梦》,在于以诗寻梦,以诗证梦。个人梦,家园梦,民族梦,国家梦,其立意在于把生命的过程诗化为一个追逐梦境的过程。个人事业顺遂,家庭美满是小梦境,民族和睦,国事兴隆是大梦境,人类和平,天下大同是遥远的梦境。凡夫俗子,平民百姓,祈求国泰民安,是平凡梦。有的梦能实现,有的梦终究只是梦,但有梦或无梦的人生有大不同。孔祥敬有诗:《我们的梦永远年轻》,说的是:少年时把梦写给黎明,青年时把梦写给云层,中年时把梦写给天空,老年依然有梦,把梦装入信封。一生做梦,梦是永远,即使是夕阳之梦,也在期待着又一个黎明,这是何等宽广的胸襟!


我写了这么多,我似乎还有话。但是,我只能就此打住,毕竟话不宜多。最后要点题了,这就是我最想说的,读孔祥敬,由于他的勇敢坚持,不由地从心中跳出一个“敬”字来。


 

上一篇:上善若水:何向阳的人与诗

下一篇:纵情唱响英雄赞歌——评刘立云长诗《上甘岭》

 【 回到顶部 】    【 打印此页 】   【 关闭此页 】  
 

版权所有:常德市中国常德诗墙诗墙管理处
Copyright ©right 2006-2015 LYHTOUR.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0736—7255123 地址:常德市武陵区沅安路42号
信息产业部ICP备案登记:湘ICP备130093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