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界速递 >

首届徐玉诺诗歌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
来源:中国诗歌网 时间:2018-08-01 08:11:56  作者:徐玉诺学会 北京青年诗会

徐玉诺1


        2018年7月26日,首届徐玉诺诗歌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大学朗润园采薇阁成功举行,参会诗人、诗评人有西渡、树才、周瓒、姜涛、张桃洲、西思翎、田海燕、卢文悦、罗羽、陈家坪、孙磊、秦晓宇、张杰、史大观、高岭、成婴、张光昕、王东东、杨碧薇、苏丰雷、王心、张何之、北渡、南桥琴、徐帅领等。诗人徐玉诺女儿、91岁高龄的徐西兰老人由其子徐双成陪同,从武汉赶来参与。研讨会由徐玉诺学会与北京青年诗会主办,北京大学新诗研究所、诗生活网、次山书院协办。

       研讨会上午场由诗人、诗评人姜涛主持。来自徐玉诺故里的史若鉴小朋友朗诵了徐玉诺的《将来之花园》《夜声》等5首短诗。徐西兰老人则代表徐玉诺后人致辞,她动情提到父亲对自己的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的教诲。诗人陈家坪代表北京青年诗会做了发言,他提醒,今天研讨徐玉诺不是为了将其捧热,而是要从他身上发掘对于当代的价值,是把他当做我们的一个“同时代人”去激活,给出更多的可能性,把徐玉诺研究更多地问题化。长期致力于收集、整理徐玉诺相关研究资料的史大观先生简要介绍了徐玉诺研究的现状、最新学术发现以及待解的难题。诗人、翻译家树才则从“有名与无名”这一角度,深入考察徐玉诺是如何变得有名,又如何变得暗淡,他认为,这跟徐玉诺的性情气质有关,跟他自己对自身命运的理解和认定有关,一个佐证是他在晚年有佛禅倾向。批评家张桃洲教授讲述了他自己对徐玉诺诗歌的理解,以及今天应该如何研究徐玉诺诗歌,他认为,徐玉诺是新诗研究绕不开的一个人物,他从徐玉诺一部分诗歌辨认出其宗教取向。诗人、批评人周瓒讲述了她的阅读印象,表示徐玉诺的诗符合废名先生对新诗“散文的形式、诗的内容”的概括,可以从这个角度进入,进而捕捉到徐玉诺诗歌内容上的诗性。诗人、艺术家孙磊则跨界地挪用物理学的知识指出,在宇宙总体质量中,我们以为看得见的那些实体,比如地球、太阳等应该占更大分量,而事实上只占总体质量的极小部分,而主要的质量是暗物质,徐玉诺这样的现象提示我们,如何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诗人,如何成为这个世界更有质量的“暗物质”。研讨过程中,穿插了主持人姜涛精彩的评述。(详尽的发言实录及文稿,将陆续公布。)

        研讨会下午场主要由诗人张杰主持。汉学家、徐玉诺诗歌的翻译者西思翎先生在发言中提到了“1922”年这个特殊年份,这是一个东西方文学家名篇佳构纷纷涌现的年份,他还留意到了徐玉诺大量写梦的诗歌,并对梦的理论进行了梳理。诗人秦晓宇提到了徐玉诺诗歌具有珍贵的“心可以低到尘埃里”的平民意识,甚至渗透着阶级意识。诗人袁恬写了一篇7000字论文,但因事不能到场,由苏丰雷代读她的概述。她在徐玉诺的诗中识别出了一种尼采式的冲动,她的文章主要聚焦该话题。张光昕认为徐玉诺是个体言说的代表,发出了一个冷酷时代的纯粹抒情声音。王东东提到徐玉诺的散文诗创作与当时的时代断裂之间的关系,置身其中的人需要借助散文诗的松散特性提炼诗意,表达思想。诗人成婴对徐玉诺的语言表达很有感触,并论证了徐玉诺诗歌所受到的佛教影响。诗人、徐玉诺的同乡罗羽介绍了徐玉诺写作的历史语境:恶劣的自然环境和猖獗的匪患。诗人杨碧薇指出,徐玉诺对小孩子、生命、梦的洞察和书写与当时时代其他的创作存在互文关系。诗人、剧作家卢文悦认为,徐玉诺写作的短暂和爆发体现了天才的一个特点。王心认为,白话文这一新的语言通过徐玉诺这样的诗人发明、发现了自身。高岭则指出诗歌表达的动机需要考察,很多人的写作为名求利,但徐玉诺的诗能看出来是为了表达自我的需要。苏丰雷认为徐玉诺是一位最高级别的感性诗人,在三五年的爆发式写作中他在生存的炼狱中构筑了一个带民间色彩的个人信仰。诗人南巧琴出生、生活在徐玉诺的家乡,她较为全面地梳理了徐玉诺的生活背景。(详尽的发言实录及文稿,将陆续公布。)

        讨论结束后,史大观代表徐玉诺学会向北京大学新诗研究所、北京青年诗会各赠送了徐玉诺著作和研究资料6种(包括《徐玉诺研究丛书》《徐玉诺诗歌精选》《朱家坟夜话》《朱家坟夜话创作背景资料彙编》等)。徐玉诺曾孙徐帅领则代表徐玉诺学会向参与研讨会的诗人、批评人致谢。

当天,由徐玉诺学会独立颁出首届徐玉诺诗歌奖。首届“徐玉诺诗歌奖·诗人奖”获得者为诗人宋琳、海因、张杰;首届“徐玉诺诗歌奖·评论奖”获得者为诗人王东东;首届“徐玉诺诗歌奖·翻译奖”获得者为翻译家伉俪西思翎(荷兰)、田海燕(美国)。徐西兰女士向每位获奖诗人、评论家与翻译家颁发获奖证书和奖金(5000元人民币)。

徐玉诺女儿、已经91岁高龄的徐西兰老人,希望在有生之年主持创立徐玉诺诗歌奖。经过多方近两年的筹备,经过徐玉诺学会名誉会长徐西兰、徐玉诺学会会长兼秘书长史大观、执行会长徐双成(徐西兰之子)、副会长徐双双(徐西兰长女)、徐长虹(徐西兰次女)、徐帅领(徐玉诺曾孙)推举、遴选、评议,产生首届徐玉诺诗歌奖获奖名单,并经徐西兰老人提议,在2018年7月创立徐玉诺诗歌奖,举办首届徐玉诺诗歌国际学术研讨会,正式颁出首届徐玉诺诗歌奖。最后,徐玉诺学会决定,以后各届徐玉诺诗歌奖将由首届获奖者推荐并经内部评议,投票产生。


徐玉诺2


附:首届“徐玉诺诗歌奖”揭晓公告


首届“徐玉诺诗歌奖·诗人奖”:宋琳、海因、张杰

首届“徐玉诺诗歌奖·评论奖”:王东东

首届“徐玉诺诗歌奖·翻译奖”:西思翎(荷兰)、田海燕(美国)


        “徐玉诺诗歌奖”是由徐玉诺学会推举并承办的诗歌奖项。本奖宗旨是:信、爱、和、平,以学术的立场,选取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有完备之心灵的诗人、诗歌评论家、诗歌翻译家,奖励有诗学精神担当、为当代诗坛注入新鲜写作经验的独立的精神个体,以作品和人格的标高为诗学建设贡献思想的个人和群体。

      

首届“徐玉诺诗歌奖•诗人奖”授奖词与答谢词


宋琳授奖词:

        城市意识伴随着某种美学的冒险激励着宋琳,他通过糅合诸多纷纭城市体验来显情摹物,城市之空和谶怪,被城市浮华胁裹的沧桑独白,一种透明的悲哀,特有的现实静思,以及亲情视角里动画般的奇美世界,对美好事物的留恋及对被污染现实的无奈和惋惜,城市万花筒的变化和世界百科全书式的镜像感受,加上孤秀,哀婉悱恻、耐嚼的漂泊,伴随着心理复杂感受不一而足喷涌呈现,相互缠绕融合,令幻美丛生,而相关心理热烈、低徊、沉思和现实担当亦同步同趋,在技术层面上它们时空交错,现实感与历史意识在其中灵动起伏。鉴于此,特授予宋琳首届“徐玉诺诗歌奖•诗人奖”。

徐玉诺3

宋琳

宋琳答谢词:

        得知获得徐玉诺诗歌奖这一殊荣,我最初的反应是,还有那么多优秀诗人虔诚、寂寞地写作,却与奖项无缘,因此我的幸运未必能代表诗的幸运。诗这一语言的公器属于每个人,只有当对母语做出特殊贡献的诗人都得到公平的对待,那才是诗的幸运。至少我应该做到“哀矜而勿喜”,以回报徐玉诺学会的错爱,偿还我对未尽义务的亏欠。

徐玉诺先生是新诗的开创者之一,他的诗浸润着“为人类同情的悲哀”,咽下个人的苦酸,他将命运汇入人类整体的命运,为我们绘制了通往“将来之花园”的地图。他的诗歌遗产必为有识者所接纳,并丰富汉语的宝库。以徐玉诺之名设立的奖,倘若能让这位被遗忘的先驱继续为我们引路,则善莫大焉。我也将有勇气接住从前辈手中递来的火。谢谢!


海因授奖词:

        海因诗中有介入时代现实的深语,有内敛的淡淡哀伤和批判意识,他的写作和时代的诗歌先锋写作相结合,且结合得很好。他的一些成长史和心路思索历程,也是一种对人生体悟的厚积薄发,别具时代观察和个人深意,海因式样的反讽、荒诞、黑幽默和无厘头,有效消解了某种强大的政治氛围和政治威压令世人产生的神经质情感,让人感到一种消解后的轻松惬意,难能可贵的平民视角时时在观察生活,同时也刻画了种种微妙的时代精英的心理变化。独白的平实,互文性的描述和意识变化看似平易,却有透彻的气象,诗内里承载了诸多真实的人性,也展示了对当代社会、自身和人生进行再思考的必要性,同时他用抽身的能力保护了心灵的自由。鉴于此,特授予海因首届“徐玉诺诗歌奖•诗人奖”。

徐玉诺4

海因

海因答谢词:

各位师友、各位朋友:

大家好!

        能够获得这个奖项,我抱有无限的感恩之情。

        首先感恩我的家乡鲁山,它是西鲁文化的发源地,在百家争鸣的自由时代,留下了东鲁西鲁学术争鸣的灿烂篇章;在这片沃土上还涌现了史皇帝仓颉、御龙氏刘累、诗君子屈原、开唐宋八大家之首的元结、五四诗人徐玉诺等等。

        在我很小的年纪,就经常听长辈讲述他们的逸闻趣事,更有幸了解了徐玉诺徐圣人的人生传奇。也许正是这些才使我懵懵懂懂的进入了诗歌,并且一写就是四十年。至今,如果我的诗歌作品还有一点点成绩,也完全归功于这片土地的滋养;

        再者感恩在座的各位师友,是你们的抬爱、包容,才有了我的晋身;

        更要感谢的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在我短短的、接近六十年的生命际遇中,经历了不尽的荒诞和轮回,为我们的诗歌创作提供了无力回避的丰满。由于来香港、台湾参加一个家族互动活动,不能亲临现场向诸位求教,十分抱歉!

       谢谢大家、谢谢诗歌、祝各位阖家安康!

 

张杰授奖词:

        作为一个语言的少数派,张杰确立了自己的内在对话性,他的诗写实践与一度流行的“伪叙事”观念判然有别,我们听见了某种回响。见证乃是说出,乃是听见沉默并用声音中的沉默沟通无声的沉默。诗人被赋予说的权力,唯因诗人的天赋是能说,且这种权力是不可让渡的。在当下中国,或许将渺小之物从遗忘中召唤出来,让卑微的命运通过诗歌开口说话,才是某个正当的开端,因为只有寓于渺小之物之中才能开启伟大之物,诗只有同时见证二者才能不重蹈高蹈派的覆辙,这里,之所以另辟蹊径的隐微叙事使得宏大叙事失效,秘密就在于“心声也,内曜也,不可见也”(鲁迅)。他不把自己生长于斯的平顶山煤城的日常生活当作盛事来抒写,他像矿工一样只知道更深地掘进黑暗。……如此多的煤炭源源不断地流出地面,仿佛地下黑河,却是他灵感的源泉,为他的诗提供能量,照亮他的精神。鉴于此,特授予张杰首届“徐玉诺诗歌奖•诗人奖”。

徐玉诺5

张杰

张杰答谢词:

        我写诗以来,从未想过获奖,徐玉诺诗歌奖是我获得的第一个诗歌奖,对我具有某种里程碑式的意义。

        当代诗歌正处在纷纭的时代巨变中,作为一位写诗多年的诗人,我深切感受到了某种裂变和熔炉相交的巨大震动和热度,诗的内在精神在汇聚出新的纯粹和思想性,诗的意象在介入多种现实症候,诗的语言在呼叫对世界的全新解读,整合和独立发言。在诗现场,在丰富的时代素材上,诗歌站在精神的荒原上,伴随着诗人的现实深刻意识、事实体察和自由拷问,在当代,诗人何为?诗歌何为?如吉尔•德勒兹所言,我们“能够”看到什么,“能够”说出什么(在陈述的意义上),这里有一个理,是审美问题,更是生命的风格的问题,不是某种人格的东西,而是一种生命可能性的创造,一种生存方式的创造。谢谢!


首届“徐玉诺诗歌奖•评论奖”授奖词与答谢词


王东东授奖词:

        王东东是一个优秀诗人与年轻学者的完美合体,他的深刻独立思考,谨严的逻辑,精准的评判力以及高标的审美,丰富的学院理论学养,令他在中国新诗评论界成为翘楚和实力派评论主将一员,他的民间视角,对民间优秀诗人的推举和评论关注,显示了他独到的审美发现,他为中国当代新诗评带来了诸多具有更新意义和有效拓展批评视野的批评话语,他将传统与当下,历史与现实,理性与优良的评论直觉有效融合,以先见的超越时代的哲思慧眼,将诗歌批评推进到一种鲜活多维的批评领域与空间,展现出非凡的评论意义和评论有效性。鉴于此,特授予王东东首届“徐玉诺诗歌奖•评论奖”。

徐玉诺6

王东东

王东东答谢词:

        对于我来说,批评是一种概念赠予的艺术,有时我甚至希望这些概念会被回赠回来。这是因为批评体现了批评家眼中创造的理想。更有可能是,批评家和作者在一起完成了创造的理想。作者本人也是批评者,批评意味着与作者自身平衡的能力。由于我也在做文学史的研究,我明白,批评的道德之一在于发现文学的雏形,具有一种类型学或植物分类学的功能,但批评的目的同样朝向创造。因而我们在批评中,可以看到批评家创造的决心,同样也能看到文学雏形与典范之间的张力,甚至灰心? 


首届“徐玉诺诗歌奖•翻译奖”授奖词与答谢词


西思翎(荷兰)、田海燕(美国)授奖词:

        荷兰诗人、翻译家、艺术史家Jan Siesling(西思翎)和美国密西西比大学数学系终身教授田海燕教授,两位可敬的译者伉俪,他们近些年一丝不苟,高度热情地用公益之大爱,用无数辛劳、耐心、精益求精的汉诗翻译工作,极其有效地参与到了中国当代诗的世界传播中,让更多的西方读者读到了更多不为他们所知的中国外省民间知识分子诗人们的负有高度精神意义的优秀诗歌作品,他们的译语真切,灵动又不失语言的精稳、朴素和深切感悟,令人感佩,在此向他们致敬!鉴于此,特授予西思翎、田海燕首届“徐玉诺诗歌奖•翻译奖”。


徐玉诺7

田海燕(美国)、西思翎(荷兰)


西思翎(荷兰)、田海燕(美国)答谢词: 

Jan Laurens Siesling to the Audience:

Mrs. Xu Xilan, Mr. Xu Shuangcheng, Mr. Xu Shuailing, Members of the Award Committee of the Xu Yunuo Forum, Friends and Confrères,

It is a great honor and a great emotion to receive the Xu Yunuo Poetry Translation Award. It takes me by surprise and I have no words to translate my feelings, only gratitude. I understand that it is the first time the prize is awarded. I may not be wrong by supposing it is also the first time a poetry translation award is given to two people, who in life are husband and wife. A historic act, that took a long time of preparation though. When, years ago, Zhang Jie needed, instantly, the editing of some verses, which were approximately translated from Chinese to English, his intuition was right: he asked his friend Haiyan Tian. And she asked me. That is how it began. Translation was a combined Tian-Siesling effort from the start. But there was no intention to go beyond that first little song. Zhang Jie, however, saw immediately the opportunity for his poet friends to share their work with the English speaking world. Believe me, it is out of friendship for someone I didn’t know, that I started to translate poetry from the Chinese, of course without even a shadow of pretention. Poetry responded overwhelmingly: within a year it gave us many new friends. Let me mention at this special occasion the names of Haiyin, Ou-Yang Guan Xue, Bei Du, Song Lin, Leng Shuang, Du Ya, Zhou Weichi between many others. This extraordinary movement brought us to know Xu Yunuo, who became a friend too. Yes, a friend. The poet from Lushan, Henan, showed more than anyone that the power of poetry transcends the boundaries of space, time and even life. Yunuo and I had fascinating discussions. I became one of the children, he planned his poetic garden for. And how could anyone foresee the emotion to encounter the poet’s daughter today, Xu Xilan, who becomes an elder sister for me. And to meet with Xu Shuai Ling, his great-grand-child, a little brother! That is why it is not a hollow word, if I say to you that receiving the award is more than I deserve. But Haiyan Tian receiving it with me fills me with joy. She made it all possible. By constantly interfering in the translations, Haiyan protected me from shame, while defending with passion the honor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At the North Gate and at the South Gate, at the East Gate and at the West Gate. The prize reflects the image of our cooperation.

I thank you from my heart.


杨·劳伦斯·西思翎给各位嘉宾:

徐西兰女士,徐双成先生,徐帅领先生,各位诗友:

        获得徐玉诺诗歌翻译奖给我以莫大的荣幸和情绪。这让我感到惊讶,我没有言语来翻译我的感受,只有感激之情。我领会这是第一次这个奖被颁发。我可能也没错如果我猜想这是第一次一个诗歌翻译奖授予两个人,生活中的丈夫和妻子。一个历史性的举动也要相当时间的准备。几年前,当张杰需要立刻编辑一些从中文到英文的大致翻译的文字时,他的直觉是对的:他问他的朋友田海燕。然后海燕问到我。这就是事情的开始。翻译从一开始就是田 - 西思翎一起的努力。没打算做多过那第一首小诗的翻译。然而,张杰立即看到他的诗人朋友有机会与英语世界分享他们的作品。请相信,出于对一个并不认识的人的友好,我当然没有丝毫假装地开始从中文翻译诗歌。诗歌以充盈的方式回应着:一年之内,它给了我们很多新朋友。让我在这个特别的场合提一下海因、欧阳关雪、北渡、宋琳、冷霜、杜涯、周伟驰等人的名字。这个非同寻常的行动使我们知道了徐玉诺,他也成为了一个朋友。是的,朋友。这个来自河南鲁山的诗人比任何人都更多地向我显示了诗歌的力量如何穿越着空间,时间甚至生命的界限。玉诺和我有过迷人的讨论。我成了孩子中的一个,他为之设计过诗意的花园。有谁能预料到我今天遇见诗人的女儿徐西兰的情绪,她成了我的大姐姐。又见到徐帅领,他的曾孙子,我的一个小兄弟!当我告诉你,获得这个奖是超过了我应得的,它不是一个空洞的说法。但是田海燕同我一起接受它使我充满快乐。她使之成为可能。通过不断地干预翻译,海燕保护我免以蒙羞,同时在北门和南门,在东门和西门热忱地维护汉语的尊严。该奖映衬着我们的合作。我衷心地感谢你们。


徐玉诺8


 

上一篇:诗歌+教育 2018大学生诗歌夏令营东坡故里开营

下一篇: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各评奖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京举行

 【 回到顶部 】    【 打印此页 】   【 关闭此页 】  
 

版权所有:常德市中国常德诗墙诗墙管理处
Copyright ©right 2006-2015 LYHTOUR.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0736—7255123 地址:常德市武陵区沅安路42号
信息产业部ICP备案登记:湘ICP备130093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