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墙美篇 >

诗墙挡窗
来源:诗墙管理处 时间:2018-04-20 15:22:07  作者:欧阳倩

1

  沅水北岸临江边有一条长长的诗墙,用混泥土固身、用大理石镶嵌,诗、词、歌、赋、画随时间尽雕刻在上面。诗墙可以顺着江岸朝东西两向延伸,不可以缩短,不可以望断,不可以停顿……就那般挺直胸膛,永久地屹立在柳城的枕边;屹立在八百里洞庭湖的西岸边。说是诗墙,其实也就是一座不再决口的城墙。虽然它可以抵挡百年难得一遇的洪流,但始终不能抵挡住华夏诗人们日夜向往的目光!否则,诗之不在,诗墙之名安能存在?因此,挡在城墙之外的江流已不在泛滥了,应是诗人心窗里的振臂呼喊吧!

2

  杜甫也好,屈原也好,还是刘禹锡也好……全都不会再来了。只留下他们的一些诗醒了过来。不信,你看还挂在诗墙城头上。不然的话,《三吏》《三别》会不见的;《九歌》《九章》会不见的;连那竹枝词也会不见的……还有那些名流、政要,文人、雅士的题留也会随江滔一起漂走不见的……因此,我想着陈辉写诗时写不到的;丁玲著长篇时想不到的;未央吟颂时诵不到的……恐怕正是这一道高高的防洪大堤,一夜之间成了举世瞩目的诗歌大墙了!那墙虽挡不住沅江的渊远流长,而一个挡字的出现正因了诗的大气与磅礴、高尚与伟岸!

3

  好一座笔架城也静候在诗墙的外边,让江水滚滚而来磨墨历砚,任其穿过墙脚不再回盼;任其涛声一片涌向东天……谁来舔江水挥毫泼墨?谁来挽柳拍风成歌?谁又来抚墙卸笔咏哦?谁又来把酒一盅试问天堑呢?这等诗情画意一一低头,便在墙壁上自然飘起。然后随那江滔里几只穿行的轮渡,在那沅江里一南一北不停地交织着……抚摸那笔架般凸起的砖跺,聆听那江浪纵情的放歌,昔日的朗州郡遁在哪里去了,怎寻不得一丝容颜哩?那沅水号子怎要湿了又干,那城跺怎要加高了又矮,那桥修了七里怎要又短又长,那桨声灯影里渔船怎要起了又晚梳装……

4

  沅江似玉带一条,诗墙似玉带一根,紧束着柳城的旧戴与新装。无论朝起或是晚睡,柳城都会把那绿披靠在高昂的太阳山上,把那心镜挂在碧波万顷的柳叶湖上,把那诗篇挡在稻椒千里的大江两岸……于是,诗墙不在那里沉思冥想,不在那里缄默不言,不在那里极目远眺……而是紧握着奔驰的江流,在那里不停地灵动,在那里轻轻地摇摆,在那里清唱一首沅水歌谣!时不时还让那一旁高矗的钟楼合着节拍准时鸣响,好让所有游客在诗的城墙上钳开诗的口子,倒进一腔难表的情怀,凝结一生难忘的情结,塑起一份永恒的眷念……

5

  上得武陵阁,下得武陵阁,挡窗遮帘的还是那座长长的诗墙!因此,慕名而来的人们一个个走进诗墙公园里,让自已一步步走进这一座诗国的长城---看那一墙墙的山水风物、历史人文,听有声音的诗、翻有情意的书、睹有动感的人……尤其停留在那一块块的石雕石刻上,静心去感受那武陵的佳致、那兰芷的风华、那千年的沧桑巨变、那中华儿女的新声……心窗之中会涌起一阵阵沅水的江潮,在不停地翻滚,在不停地翻腾!过后,我老想着沅水涨满的时候,诗墙还会来挡窗吗?也许,一个人就像这诗墙一样能被淹没的只是对另一个人的情感吧!


 

上一篇:追忆洛夫先生

下一篇:诗墙公园里的“地书”老人

 【 回到顶部 】    【 打印此页 】   【 关闭此页 】  
 

版权所有:常德市中国常德诗墙诗墙管理处
Copyright ©right 2006-2015 LYHTOUR.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0736—7255123 地址:常德市武陵区沅安路42号
信息产业部ICP备案登记:湘ICP备130093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