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墙美篇 >

古墙
来源:常德日报 时间:2016-12-02 16:26:31  作者:麻建明

   

    笔架城是常德的一道古城墙,墙内就是常德最出名的大河街,墙外是通州达府的沅江。

    常德城的河街是从何年何月起变成上河人的歇脚地,被那些卖河水的、放木排的、运官盐的、贩桐油的、下武汉上辰溪的五杂百姓建起一幢幢倚河而居的半爿楼,薛泼皮一直没有弄明白,薛泼皮的渔划子时常就停泊在那堵青砖砌成的城墙脚下,随着波浪的起伏吱呀吱呀的摇晃着……

    薛泼皮今年将近80岁,有人说薛泼皮只有70岁,比起田泼皮来要小10岁,薛泼皮是田泼皮的徒弟,因此论资排辈,他在老祖宗面前还只是个小字辈。

    田泼皮最早从陬市到常德打拳卖药时,薛泼皮才刚刚成为他的一个小伙计。懂行的人说,在湘西能够地地道道称“泼皮”的只有田泼皮,薛泼皮只能算半个“泼皮”,其原因就是薛泼皮的本事是田泼皮传的。解放那年,田泼皮作为杂技艺人被吸收进县花鼓戏剧团时当武师,花鼓戏又称武陵戏是湘西地区的一种地方戏,属于濒临失传的一种稀有剧种,全国独一无二。地方政府本着发展文化事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丰富人民群众生活的良好愿望,把流散在民间的艺人们组织起来,组成了这么一个专门剧团,因此,薛泼皮作为田泼皮的徒弟,师徒两人也就顺理成章的一同成为了新社会的文艺工作者,他们一直共同生活工作到了上个世纪的70年代末。那年月,田泼皮的名字已被民间逐渐淡忘了,人们只能在谈古论今时论及一个叫田泼皮的人。其实,田泼皮在那个暮春的时节已脱离集体,重归了江湖。在他看来,浪迹于酒肆茶坊自己会活得更加有滋味。人们最后一次在河街的城墙下看到他打拳卖药还是十年前的某个夏日,但见古稀之年的他,仍然是那么精气力壮的在那里向围观者兜售他的神丹妙药,他的身旁正有一位中年妇女在痛苦万分、口流血涎的呻吟着。后来听人说,那位药到病除妇人原来是田泼皮的如夫人,是真是假,外人未知可否。这一晌,也不知这位“湘西大侠”云游到了何方宝刹……

    薛泼皮不愿再与师傅吃一锅饭,便拿着退职的钱置了渔具、猎什,把渔划子往上南门外的沅水河里一推,从此就加入到了渔家的行业,一入行便改变了终生,二十年下来,风雪中同去同归的伙伴如同江上的放排号子逐渐烟消云散,瞬间他便孑然一人。古墙下,用船蓬搭就的棚舍烂了又盖,盖了又烂,也像他那迅速老去的身躯即将成为都市的最后一抹遗痕……

    古墙外适时建成了诗墙公园,经过修缮的古墙上,已经镶嵌上了一幅幅当代书家们精美绝伦的作品。把历朝历代的先贤吟哦常德的华美诗篇镌刻于那堵曾经苍老了两千年的墙体上。热心的人说,就着古城的文化底蕴,看长河落日、炊烟野渡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薛泼皮的渔网照样一支竹篙斜撑着凉晒在城墙根下,像是一幅散开的裙裾;薛泼皮的渔划子也照样在下南门外的沅河上乘着月色独自下江捕猎,好似要捕获那一江清波。站在古墙下赏月休闲的人们说在月色和水光的照映下,分明能看到在他手中抖动的渔网恰适那泼洒出去的一把把银丝,熠熠生辉,朦胧中已分不清渔网和月光……


 

上一篇:常德诗墙一块幸福的砖

下一篇:“一手一脚”见精神 ——诗墙公园清淤有感

 【 回到顶部 】    【 打印此页 】   【 关闭此页 】  
 

版权所有:常德市中国常德诗墙诗墙管理处
Copyright ©right 2006-2015 LYHTOUR.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0736—7255123 地址:常德市武陵区沅安路42号
信息产业部ICP备案登记:湘ICP备13009390号-2